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Travel Forum
Welcome to the Cheap Travel Forums.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UsergroupsUsergroups   RegisterRegister 
 ProfileProfile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Log in 

港澳散记 --旅行手札--日记人生--美文摘抄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 Cheap Hotels In Mexico and South America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Ads






Posted: Tue Jan 23, 2018 6:44 pm    Post subject: Ads

Back to top
xcvbrtsmn7



Joined: 12 Mar 2014
Posts: 274887
Location: England

PostPosted: Mon Dec 18, 2017 9:22 am    Post subject: 港澳散记 --旅行手札--日记人生--美文摘抄 Reply with quote

港澳散记 >>旅行手札>>日记人生>>美文摘抄

今夏本筹备去北京看奥运,可想想北上的人太多,就反其道,南下吧。于是八月七日下战书,从南京禄口机场动身,经由两个小时的飞翔,达到香港国际机场,已是薄暮时候。
香港机场大厅和内地不同的是,地面不是润滑的大理石,而是绵软的厚地毯,走在上面悄无声息,交往的乘客们行色促地奔向各窗口,预备过境。安检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安检人员神情严正地查看每个人手中递过来的边疆通行证,他们穿灰色制服,目无表情。打开明行证,眼光严格地扫你一下,好像来的都是偷渡客。偶尔有香港空姐拖着行李箱经过,一律穿玄色长丝袜深色制服,说粤语,而其气质与长相,远远比不上海内的空姐。
机场外,接我们的香港导游与我们的南京导游小吴联系,此时,小吴和我们一样成了游客,短暂寒暄后,我们坐上往市区的大巴。
与内地不同的是,香港的驾驶座位都在右边,让人看着不太习惯,车内也都铺地毯,凉气开到最大,导游说因香港气象热,这样是为了避免病菌,并且告诫大家,在香港随意吸烟要罚款五千,就这样香港要比新加坡要轻多了,新加坡抽烟则要挨打,打得让你长教训。
天气匆匆暗下来,导游用广东味的普通话介绍香港,如何繁华如何人多地小又如何阅历金融风暴,回归后又情况如何。我一边听一边端详窗外,香港的街道太窄,楼群又高又细,幢幢笔挺地指向天空,像竖着的口琴,假如让人在街头散步,估量会有喘不外气来的感觉。这时的窗外霓虹灯五颜六色,孩子们离奇地识别商铺前的繁体字,正是八月七号,第二天北京奥运会就要揭幕,可香港的气氛不是太浓,只偶然看到有马术赛场的海报。穿过一个个海底地道,迎面而来的街灯,错综复杂地映在车内人的脸上。
刚下飞机又乘车旅行,不能休息,多数人脸色疲乏,闭眼假寐。突然导游很自豪地大声提示大家,说青马大桥到了。我看了一眼,是一座白色的有斜拉绳的桥,想起上海南浦大桥和南京二桥,没觉青马大桥有什么特殊之处,导游又呶呶不休地介绍,说星光大道说艺人,我听着只是头晕得厉害。
车拐上了太平山,左旋右转,导游指着一幢幢私家住宅,无比精巧华丽,绿树丛中闪烁着点点灯火,这里住着董建华、李嘉诚、包玉刚等一批富豪,香港人最信风水之说,因傍山面海,风水特别好,于是香港的富人都在这里假寓。因为不能停下欣赏,车也只能拐过来倒从前地看山下风景,看得让人头晕眼花,心里翻滚得厉害,想起一句歌词用在此时最适合:“太平山下不太平……”
没多久浅水湾到了,这个地名,多年来缭绕在我脑中始终地异常诗意,也是我对香港布满美妙想像的地方,应是个海滩绵长,水清沙幼惊涛骇浪,合适看红日西沉的地方。可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黑洞洞的天,热哄哄的风,晕乎乎的脑,丝毫感触不到海边的清冷气息,看不到蓝天碧海,鸥鸟远翔,只看到一湾海水,打盹儿似地泊着,四处是山上次序的灯火与树影,踏在脚下的沙,远不如连云港和青岛的细白温软。
彷徨中,我突然想起了萧红,她的墓就在浅水湾,时光伧促,我问导游萧红墓的大抵方位,导游瞪大眼答:“萧红?她演的哪几部电影?和梅艳芳得的一样病吗?”

第二天起得很早,凌晨灰蒙的天,有下雨的迹像。打量了一下,我们住的酒店,是李嘉诚投资的,而且整条街道,都是他的。香港很是奇异,一些修筑属于谁的,就直接在楼上刻上那人的大名,很直白背眼,不像内地,好歹还给这楼起个古典雅致的称说。
去黄大仙庙,这个地名我不生疏,记得早些年读岑凯伦的小说,常写到这个地方,是香港有名的寺庙。此时晰沥下起了小雨,庙内人流穿梭,香火壮盛,雨丝中飘着若有若无的香雾。我到过许多寺庙,感到这座庙的色彩有些夸大可笑,比内地寺庙要娇艳花哨得多,用孩子们的说,有点像电影里拍鬼片的布景,并且有的处所用英文标示着。在庙外,也看到了内地所禁令的宣扬,不过伫足的人少,大家匆仓促着去下一个景点。
购物是免不了的,导游在车上早把这些店的上风狂轰滥炸了一番,并说我们的购置与她的事迹分不开,否则下年度公司是否用她还待斟酌,一家老小的生涯还指望她呢。
带着大家进了香水、珠宝、腕表店,店内一拨拨游客进去,一拨拨出来,人群拥挤,导购小姐一对一地为来宾服务,你看到哪儿她跟到哪儿,只到你买为止,走又走不掉——导游和司机不知哪去了。导购小姐说得口干舌燥,小脸可怜兮兮地仍微笑地望着你,由不得人不心生同情。又说香港的珠宝廉价,于是买吧,基自己人掏银子,不过买的数目不是太多。帮婆婆选了一条彩金项链,我自已挑了一只意大利产的白金细手链,铰花得相称精细,唱工也很奇特,价钱倒不比内地便宜多少。听同来的友人说,要是在二十年前,大陆游客受亲友之托,来这里要买上许多金器,脖子上戴好多条项练,十个手指戴满戒指——是为了免海关税,而当初内地的花费观念变化如斯之大,是当年所料不到的。
上午的行程让孩子们垂头丧气,下昼的大陆公园则让她们从新焕发了精力,不过期间太短,看了海豚表演后,只能在缆车中急忙观赏一下依山傍海的香港。在山的最高处俯视香港全景,此时恰是傍晚,雨也停了,落日的光辉给这座东方之珠染上了绮丽颜色,残暴的云霞缀满西天,细高的楼在海边静伫,宛如破体油画。绿树在山脚下摇曳,海风轻摇海浪喧闹,夏日凉爽的山风吹过来,香港的风度浪漫仍然,可桑田桑田的变幻,一丝凄凉还是模糊浸透到它的骨子里。
大家虽快马加鞭地随着导游跑,可心里终究都惦着一件事,那就是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盼了好几年的奥运今晚就要开幕了,怎能不让人高兴呢?在家出游前我已想好了,香港人确定要看奥运,于是准备八号晚,带女儿去香港的中环广场与人群狂欢,感触那激动听心的时刻,可事实与我们想的相反,港人没有内地那样关怀奥运,他们只忙着工作与赚钱。与导游交涉,导游说这是没措施的事,而且酒店还没订下来,必需游完维多利亚夜景才行。看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且我们也知道,维多利亚湾是个十分著名的海港。
夜晚的维多利亚港,确切不负我们的胜望,邮轮顺风航行,天上星光点点,海面星辉斑斓,两岸霓虹残暴,华灯与车灯流光闪耀,两旁造型各异的建筑,向天空打射出五彩缤纷的图案,星光与灯光倒映在海水里,如朵朵耀目溢彩的碎金,此时的香港岛和九龙半岛如在梦幻中。立在夜风中的邮轮船头,真疑是天上世间,心底惊叹的同时,不得不否认,这里要赛过上海的黄浦江夜景。
看看已近八点半,女儿急得在船上跺脚,这时岸边又闪过一座奥运五环标记的楼,“开幕式早开端了!”她直嚷嚷,但我们不翅膀,只能按行程来。
终于在酒店住下来,打开房门,女儿抓过遥控器,匆忙翻开电视,她一下傻眼了,香港转播的奥运开幕式,竟没有一个台说普通话!
叽里咕噜的粤语,一句也听不懂,只能看看画面,一时间大家都成了聋子,听不到一般话的现场解说,其氛围可想而知。又调到一开幕式用英语讲解的台,就看这个吧,好歹比粤语台好,还能连蒙带猜地揣摩个粗心,只是其中老插广告,让人失望。看不懂电视,女儿毕竟耐不住性子,坐不住了,又抓起报纸看有无奥运消息,满眼全是繁体字——她看不懂!脸上显出哭相:“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就这样,2008年8月8日晚上,我们蜗居在异乡的宾馆内,半懂不懂地观看盼了许久的英文版奥运开幕式。我偶尔环视窗外的香港街头,人流热闹仍旧,漫步溜狗,购物酗酒,与寻常无异。我在想,此时的内地,该是街道人稀,空巷无人,家家欢坐在电视机前,观看这难得的举国盛典的时候吧。

如果说看奥运开幕式的遗憾,让女儿想家,那么去迪士尼乐园的快活,则补充了这所有。
迪斯尼乐园吸引着寰球所有的孩子,由于没有去过美国,而中国,也只有香港才有。一清早,女儿和同来的小表妹高兴地私语着,她们早在网上查看了迪斯尼乐园的所有名目,两人背着背包,兴冲冲地走在队伍最前面,实在背包里除了遮阳伞,都是空的。导游已和大家说了,迪斯尼乐园禁带食物和水,必需要在里面消费,要玩到晚上九点,回途的车才会来接。
经过检票口,果然是这样,检票职员逐个翻看每个人的包,没有食品和水才放行,我看到一女孩子裤兜里藏着一只大水蜜桃,被检票员客气的没收了。
太阳晒得很厉害,热得大家挥汗如雨,如烤熟的龙虾。是自在活动,我和老公及孩子的爷爷奶奶,四个大人跟在两个孩子身后,构成一个小步队,踏入这个童话世界。一进门,便看到熟习的卡通人物向我们招手,精灵的米奇、憨憨的唐老鸭、幽默的高飞、可恶的小熊维尼、无邪的大狗布鲁托……孩子们高声欢呼,我也在心底暗自快乐,这也圆了我年少时的妄想,记切当时每礼拜六傍晚播放的《米老鼠和唐老鸭》,我一集败落下。
开展舆图,迪斯尼乐园分美国小镇、明日世界、理想世界、探险世界四大主题。我们撑着伞在人群里渐渐前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美国小镇,一条充斥美国风情的二十世纪初小街,古董的老爷车,空气中有糖果和新颖面包的香味,活跃的美国青年在街边唱着经典民谣,两边排列着错落有致的英俊小屋子,别具特点的商店里目不暇接,新颖的玩具和卡通礼品引诱着孩子们。
忽而远远地歌声震天,一辆花车缓缓驶来,那是迪斯尼花车大巡游,在动人的英文歌里,穿白金相间制服的乐手踢着正步,吹着小号,神气的朝大家走来。花车上穿红底白圆点裙扎蝴蝶结的米妮在热忱招手;俏丽的白雪公主扶着栏杆迷人地微笑;穿天蓝衫的唐老鸭翘着扁嘴扭着屁股;贝洛站在阳台上转起粉红色的长裙……花车里不断有清凉的水花向路旁洒来,引起人们阵阵欢笑。
骄阳当空,于是我们进入荫凉的室内,到立体影院去看米奇金奖音乐剧。片子中,打开的香槟溢出泡沫,我们同时也嗅到了酒香。一盘蛋糕端上来,即时闻到了诱人的香气。烛炬先生的火一靠进唐老鸭,我们的四周就冒出一股热气。不幸的唐老鸭掉到水花四溅的海里,我们身上也洒来不少水滴,让人情不自禁地避让着……接下来,去看小熊维尼的巧妙探险、非洲的原始森林、迪斯尼小小世界、巴斯光年星际历险、滚动小飞象……玩乐中,人人心里都没了时间观点,没了尘世的烦俗,有的只是欢笑与快乐。而后又是奔腾太空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太空里,飞船穿梭飞奔,忽而极坠,惊险刺激。与史迪仔的妙问趣答,现场令人捧腹逗乐。经过睡公主城堡,那是一个欢喜的空想世界,让所有人都回到了孩提时期……
玩着,笑着,这里是孩子们的天堂,也是成人的乐园,饿了,吃五十港元一盒的盒饭,渴了,喝二十港元一瓶的矿泉水,人不知鬼不觉太阳已西斜,仍有一些地方并未玩到,因为许多景点都要排起长队。老人们已累,我只好陪他们,老公带孩子们持续游玩,我羡慕地看着她俩,趁老人没留神,我说买瓶水,就伺机坐了一下灰姑娘旋转木马,到底过了把童年瘾。
迪斯尼乐园的夜色来临了,晚风变凉,孩子们把眼中看到的带不走的,都细心地摄了下来,好回去缓缓咂摸。这时睡公主城堡的“星梦奇缘“烟花,在夜幕中开始灿烂绽开,变幻多姿的烟花,随灯光的闪动变更,立体音乐的响起,在天空中开放出浅蓝、粉红、淡紫的硕大花团,面前顿如美丽的童话仙境般,也把人们一天的游园运动,划上浪漫的句号……
夜深了,孩子们都已疲惫地沉沉酣睡,我却毫无睡意,拉开广大的落地纱帘,眼前正对着静美的维多利亚湾,如多年前看到的有关香港的景致画一样,它没有涓滴转变,就这样立体地与我在午夜相伴。这次近间隔走近香港,让我对它的憧憬有了差异,它的沧桑它的遥远的烟云,与我在极短时间内,意念中并未有太多吻合,也很难触摸到点滴的长远气息。四十年代席慕蓉在香港绿意葱郁山道弯弯的家;张爱玲《倾城之恋》中白流苏眼里的浊世繁荣;逝于香港的文人叶灵凤,魂兮归来,朝思暮想大陆故里与香港的牵扯;还有罗大佑心中苍凉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海潮与泪珠相伴的东方之珠……
船儿弯弯入海港,回首望望苍海茫茫。
这是在香港的最后一晚,其实,我知道,我还少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香港杜莎夫人蜡像馆。里面,有她——邓丽君的蜡像,也罢,此行未成,也许有一天,我会在台北的筠园拜祭伊人。
仍是在心里唱她的一首《香港之夜》吧:“Hong kong,Hong kong ,和你在一起,我爱这漂亮晚上,有你在我身旁……”
是的,Hong kong,今夜我就和你在一起,东方既白,彻夜未眠。

从香港的码头坐船到澳门,约五非常钟时间,与香港导游离别时,她说了一句:如果对香港感到绝望,那么澳门,失望就更大。我们也知道,此次港澳游,香港是主角澳门只是配角,但不论如何,每个人都乐意用自已的脚步亲自去感知外面的世界,无论它是巨大还是微小。
是个阴的天色,没有昨天的炎热,船在海中巅簸得很厉害,寒气开得相称大,每人都加了厚衣,仍袭不住丝丝冷气,此次来香港,到室内最大的感到,就是太冷,酷暑的气象,在室内基本不能穿裙子。
海中偶然有海鸥回旋,几座山头在窗外一晃而过,估计船速应当不慢,想起了从大连到烟台的海上旅行,那轮船行驶得让人难以觉察大海的稳定。而此时,在船的巅簸中,我闭着眼睛,因为昨晚未眠,已有了睡意,可耳边一直传来同团镇江老太太的叨唠声,在问她老头刚买的手镯放哪儿了。老太太五十多岁,长得富态细白,很有气质,随行的这多少天中,我注意到她天天都要换一套首饰,从脖子到手段得手指,各不雷同,我夸赞过她,老太太很亲和,她告诉我她随身带有一小保险箱,存有许多首饰,是为了旅途的配戴。还真难为了她,这世上竟还有这么仔细讲究的人!
在老太太的叨唠声里,我很快入梦,海浪汹涌地摇,海风呼啦啦地吹,当船结束平稳时,我的梦也醒了,知道澳门到了。
同样的,澳门向导把我们接上了车,我看到车的商标是简体中文,兴许是内地出产的。澳门导游先容澳门历史微风情,言谈中不断提到一个叫何鸿生的名字,是个有许多太太的赌王,怎么有魄力怎样暴富,心中充满爱慕之情,一会儿她指着路旁一幢屋顶立有铁公鸡的小楼,说这是何鸿生的豪宅,铁公鸡取爱财如命之意。
与阅读香港一样,我不断打量窗外的澳门街道,有很大差别的是,香港富丽时尚古代,澳门陈腐传统静寂,香港到处清洁整齐,澳门则脏乱多了,并且如导游所说,只有能看见天的地方,都可以随便吸烟,这可乐坏了车上的几位烟民。我还注意到,澳门与香港另有不同点,是奥福气息很浓,不时看到繁体的“同一个奥运统一个幻想”的福娃图案和标语,让人一下认为亲热了很多。
车子停在一个叫唐城的地方,是个仿古建造,不知为何,我只想笑,这个唐城,和本来扬州的唐城比拟,如小娃娃办家家,但好歹,在境外能嗅到大陆的古文明气味,觉得熟悉。
快中午十一点了,澳门各店铺及民居仍大门紧闭,导游说澳门人的懒惰,这是承继葡国传统。我不时看到店铺的招牌上有“手信”字样,如香烟手信、糕饼手信,不知是何用意,我揣摸不出。
去了大炮台,沿主动扶梯而上,两边悬有中国古代修身养性的儒道家书法,让人觉得如在内地。大炮台上古树参天,绿荫深浓,垛缺口摆设多门巨型古铁炮,这是澳门昨天的风雨印记。导游介绍,在炮台垛口能够看到葡京赌场的高楼,那里很出色,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好象在骄傲夸赞故乡独占的土特产一样。
沿大炮台的台阶下去,邻着的是澳门另一代表修建,大三巴牌坊,它的前身是圣保罗教堂,但遭受了三次大火,现在仅剩下的是教堂前壁陈迹。站在大三巴牌坊前,仰首而视,是一层层艺术石刻,有古希腊的石雕作风,可以看到铜鸽下面的圣婴雕像,还有被鲜花和天使缭绕的圣母泥像,充满了浓烈的异国宗教情调。虽只是一堵牌坊,还是能让人从心底感想到它巍峨的气韵犹存,磨难和沧桑同在。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的真姓?我分开你太久了,母亲!”不知为何,一路上我总想着七十多年前闻一多的这句。

午后游妈祖庙,这是澳门有名的寺庙,传说是福建的一位姓林女子,能预言吉凶,逝世后常显灵海上,辅助商人及渔民消灾解难,于是当地居民便立庙奉祀。妈祖庙和香港的黄大仙庙一样,范围也不大,与内地有名的寺院比,都相差甚远。
太阳从云层中钻出,让阴翳的天空晶莹起来,在妈祖庙转了一圈后,大家在庙外闲候等车,导游指着对岸,那里山树旺盛,楼层鳞次,她告诉咱们,隔水的对面,就是社会主义的珠海。“啊,是广东珠海!”大家不谋而合地叫起来,忽然悼念起暖和的家来。而且在岸边还可以收到中国联通的信号,这几天在香港如果不充值当地的卡,手机就成了陈设。于是大家向着阳光下的对岸深深注视,虽才离家几天,可思乡之情悄悄洋溢。
澳门可玩的名胜不是良多,一些景点如欧洲城跟黑沙滩,只有局部人去。估计欧洲城不会比北京的世界公园大,而且黑沙滩下的烈日,会让我们家的白叟难以前行,于是我们请求留下来,另一对中年夫妻俩也留了下来,导游便把我们按排到一个赌场呆半天。
走进赌场,保安恭顺地为来宾拉开玻璃门,热浪顿被阻隔在门外,一股凉快气息扑面而来,大厅内香风围绕,高阔富丽,和澳门街道陈旧的屋宇比,有着迥然差别。
二楼便是赌场,既来之,则赌之,未成年人不能进入赌场,于是孩子们便去看厅角摆设的奥运火把,去围观厅中央漂亮的小姐们,我们上了二楼。
楼上的赌场同样金碧光辉,阔大的厅内铺着红色映花地毯,一张张赌桌前坐满了人,人们不是在赌桌上打转,就是左顾右盼地坐在角子老虎机前忘形地赌着,桌桌忙得不可开交,如乡下露天酒宴似地热烈。
我们小赌了一会后,便到处散步去观望大赌局。只见每桌的中央,端坐一位穿白衬衫红马夹的发牌员,目无表情,手中纯熟地忙着洗牌发牌,参赌的客人,在他对面坐着,各自拿起眼前发过来的牌,用手慢慢挪开,只不过两三张牌,却费了老长工夫,一点点,一点点地挪,再忽地收拢起来,然后反扣在桌上。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神秘莫测,接着便是发牌员收筹码,赌客掏钞票。在这进程中,参赌者与发牌员没有人谈话,两者之间神色淡然,好像无关痛痒,也无悲喜与冲动,只听到墙上巨型屏幕热辣激越歌舞的嘈杂。我亲眼看到一人,一会儿把八万元输了,又面不改色唰地取出厚厚的一摞钞票来,似乎与钱有仇,赶紧把它当垃圾扔掉似地。也有一个戴着口罩的妖艳女人,赌得尤其狠,赌资让身后张望的人瞠目。
因惦念着楼下的孩子们,我们便下楼,墙边的沙发不让坐,只能到处逛逛。看见厅中心一排漂亮的浓装小姐们,惹火身体,都衣着印满扑克牌的裙子,脸上千篇一律地笑着与来宾照相,也不累得慌。与我们同来的夫妻俩,老公看到美女立刻挤去合影,他妻子拉都拉不住,气得酸酸地噘着嘴。
我们的导游带着团队回来了,她告知大家,这些美丽小姐,都是从泰国来的人妖,全是男的!
再看看那对夫妇,那男的扫兴极了,女的冲他嚷了一句:“活该,白照!”
想了想,到澳门来观光,别的引不起兴致,倒是赌场和人妖让我们开了眼界,这也算是一大播种吧。
澳门可看的地方太少,只有少数人在导游的鼓动下去看晚上的火辣真人秀,多数人疲惫地回了宾馆。
两个孩子打开电视,声声惊呼:“哇!福建东南台!哇!上海东方卫视……”
“啊,普通话!啊,简体字!”更是一声比一声高,好像她俩长这么大,第一回看电视似地惊喜。
我的眼,静静潮湿了,这几天,耳中充满的都是粤语和英语,连吸引她们的迪斯尼乐园也是。我晓得,她们太想听到内地的声音,太想看到熟悉的文字了。
沐浴后,我们一家老小三代,徜徉在夜晚的澳门街头,银色月光很好地朗照着,风也不算小,街[url=http://njxdjxgi.cn.makepolo.com/product/100918117508.html]自动控温机[/url]的拐角处,不时有妇人,在地上摆放一些果品,焚香跪拜烧纸,不知在做什么。问一位店铺的老板,他说,这是澳门的盂兰节,澳门居民都有“烧街衣”风俗,相当于内地的鬼节。
婆婆豁然开朗道:“可不是嘛,七月半快到了,咱们得赶快回家祭祖宗了!”

今夏本準備去北京看奧運,可想想北上的人太多,就反其道,南下吧。於是八月七日下午,從南京祿口機場出發,經過兩個小時的飛行,到達香港國際機場,已是傍晚時分。
香港機場大廳和內地不同的是,地面不是光滑的大理石,而是綿軟的厚地毯,走在上面悄無聲息,來往的乘客們行色匆匆地奔向各窗口,準備過境。安檢口排著長長的隊伍,安檢人員神色嚴肅地查看每個人手中遞過來的邊境通行證,他們穿灰色制服,目無表情。打開通行證,目光嚴厲地掃你一下,好像來的都是偷渡客。偶爾有香港空姐拖著行李箱經過,一律穿黑色長絲襪深色制服,說粵語,而其氣質與長相,遠遠比不上國內的空姐。
機場外,接我們的香港導遊與我們的南京導遊小吳接洽,此時,小吳和我們一樣成瞭遊客,短暫寒暄後,我們坐上往市區的大巴。
與內地不同的是,香港的駕駛座位都在右邊,讓人看著不太習慣,車內也都鋪地毯,冷氣開到最大,導遊說因香港氣候熱,這樣是為瞭预防病菌,並且告[url=http://detail.1688.com/offer/524331014835.html]压铸专用模温机[/url]誡大傢,在香港隨便吸煙要罰款五千,就這樣香港要比新加坡要輕多瞭,新加坡吸煙則要挨打,打得讓你長教訓。
天色漸漸暗下來,導遊用廣東味的普通話介紹香港,如何繁榮如何人多地小又如何經歷金融風暴,回歸後又情形如何。我一邊聽一邊打量窗外,香港的街道太窄,樓群又高又細,幢幢筆直地指向天空,像豎著的口琴,如果讓人在街頭散步,估計會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時的窗外霓虹燈五光十色,孩子們新奇地辨認商鋪前的繁體字,正是八月七號,第二天北京奧運會就要開幕,可香港的氣氛不是太濃,隻偶爾看到有馬術賽場的海報。穿過一個個海底隧道,迎面而來的街燈,撲朔迷離地映在車內人的臉上。
剛下飛機又乘車遊覽,不能休息,多數人神色疲憊,閉眼假寐。溘然導遊很驕傲地大聲提醒大傢,說青馬大橋到瞭。我看瞭一眼,是一座白色的有斜拉繩的橋,想起上海南浦大橋和南京二橋,沒覺青馬大橋有什麼特別之處,導遊又喋喋不休地介紹,說星光大道說藝人,我聽著隻是頭暈得厲害。
車拐上瞭太平山,左旋右轉,導遊指著一幢幢私人住宅,非常精致富麗,綠樹叢中閃爍著點點燈火,這裡住著董建華、李嘉誠、包玉剛等一批富豪,香港人最信風水之說,因傍山面海,風水特別好,於是香港的富人都在這裡定居。由於不能停下觀賞,車也隻能拐過來倒過去地看山下風景,看得讓人頭暈目眩,心裡翻騰得厲害,想起一句歌詞用在此時最合適:“太平山下不太平……”
沒多久淺水灣到瞭,這個地名,多年來縈繞在我腦中一直地非常詩意,也是我對香港充滿美好想像的地方,應是個海灘綿長,水清沙幼風平浪靜,適合看紅日西沉的地方。可此時,已是晚上八點多鐘,阴森森的天,熱哄哄的風,暈乎乎的腦,絲毫感受不到海邊的清涼氣息,看不到藍天碧海,鷗鳥遠翔,隻看到一灣海水,打盹似地泊著,周围是山上次第的燈火與樹影,踏在腳下的沙,遠不如連雲港和青島的細白溫軟。
徘徊中,我突然想起瞭蕭紅,她的墓就在淺水灣,時間傖促,我問導遊蕭紅墓的大体方位,導遊瞪大眼答:“蕭紅?她演的哪幾部電影?和梅艷芳得的一樣病嗎?”

第二天起得很早,清晨灰蒙的天,有下雨的跡像。打量瞭一下,我們住的酒店,是李嘉誠投資的,而且整條街道,都是他的。香港很是奇怪,一些建築屬於誰的,就直接在樓上刻上那人的大名,很直白顯眼,不像內地,好歹還給這樓起個古典雅致的稱呼。
去黃大仙廟,這個地名我不陌生,記得早些年讀岑凱倫的小說,常寫到這個地方,是香港有名的寺廟。此時晰瀝下起瞭小雨,廟內人流穿梭,香火鼎盛,雨絲中飄著若有若無的香霧。我到過許多寺廟,覺得這座廟的色彩有些誇張好笑,比內地寺廟要鮮艷花哨得多,用孩子們的說,有點像電影裡拍鬼片的佈景,並且有的地方用英文標示著。在廟外,也看到瞭內地所禁令的宣傳,不過佇足的人少,大傢匆忙著去下一個景點。
購物是免不瞭的,導遊在車上早把這些店的優勢狂轟濫炸瞭一番,並說我們的購買與她的業績分不開,否則下年度公司能否用她還待考慮,一傢老小的生活還指望她呢。
帶著大傢進瞭香水、珠寶、手表店,店內一撥撥遊客進去,一撥撥出來,人群擁擠,導購小姐一對一地為來賓服務,你看到哪兒她跟到哪兒,隻到你買為止,走又走不掉——導遊和司機不知哪去瞭。導購小姐說得口幹舌燥,小臉可憐兮兮地仍微笑地望著你,由不得人不心生同情。又說香港的珠寶便宜,於是買吧,基础人人掏銀子,不過買的數量不是太多。幫婆婆選瞭一條彩金項鏈,我自已挑瞭一隻意大利產的白金細手鏈,鉸花得相當精致,做工也很獨特,價格倒不比內地便宜多少。聽同來的朋友說,要是在二十年前,大陸遊客受親友之托,來這裡要買上許多金器,脖子上戴好多條項練,十個手指戴滿戒指——是為瞭免海關稅,而現在內地的消費觀念變化如此之大,是當年所料不到的。
上午的行程讓孩子們無精打采,下午的海洋公園則讓她們重新煥發瞭精神,不過時間太短,看瞭海豚表演後,隻能在纜車中匆忙欣賞一下依山傍海的香港。在山的最高處俯視香港全景,此時正是黃昏,雨也停瞭,落日的毫光給這座東方之珠染上瞭瑰麗色彩,燦爛的雲霞綴滿西天,細高的樓在海邊靜佇,宛如立體油畫。綠樹在山腳下搖曳,海風輕搖海浪喧嘩,夏日涼爽的山風吹過來,香港的風采浪漫依然,可滄海桑田的變幻,一絲蒼涼還是隱約滲透到它的骨子裡。
大傢雖馬不停蹄地跟著導遊跑,可心裡終究都惦著一件事,那就是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盼瞭好幾年的奧運今晚就要開幕瞭,怎能不讓人興奮呢?在傢出遊前我已想好瞭,香港人肯定要看奧運,於是準備八號晚,帶女兒去香港的中環廣場與人群狂歡,感受那激動人心的時刻,可事實與我們想的相反,港人沒有內地那樣關心奧運,他們隻忙著工作與賺錢。與導遊交涉,導遊說這是沒辦法的事,而且酒店還沒訂下來,必須遊完維多利亞夜景才行。看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而且我們也知道,維多利亞灣是個非常有名的海港。
夜晚的維多利亞港,確實不負我們的勝望,郵輪迎風航行,天上星光點點,海面星輝斑斕,兩岸霓虹璀璨,華燈與車燈流光閃爍,兩旁造型各異的建築,向天空打射出五光十色的圖案,星光與燈光倒映在海水裡,如朵朵耀目溢彩的碎金,此時的香港島和九龍半島如在夢幻中。立在夜風中的郵輪船頭,真疑[url=http://njxdjxgi.cn.makepolo.com/product/100924789406.html]冷水机厂家价格[/url]是天上人間,心底贊嘆的同時,不得不承認,這裡要勝過上海的黃浦江夜景。
看看已近八點半,女兒急得在船上跺腳,這時岸邊又閃過一座奧運五環標志的樓,“開幕式早開始瞭!”她直嚷嚷,但我們沒有翅膀,隻能按行程來。
終於在酒店住下來,打開房門,女兒抓過遙控器,急忙打開電視,她一下傻眼瞭,香港轉播的奧運開幕式,竟沒有一個臺說普通話!
嘰裡咕嚕的粵語,一句也聽不懂,隻能看看畫面,一時間大傢都成瞭聾子,聽不到普通話的現場解說,其氣氛可想而知。又調到一開幕式用英語解說的臺,就看這個吧,好歹比粵語臺好,還能連蒙帶猜地琢磨個大意,隻是其中老插廣告,讓人掃興。看不懂電視,女兒終究耐不住性子,坐不住瞭,又抓起報紙看有無奧運新聞,滿眼全是繁體字——她看不懂!臉上顯出哭相:“我要回傢!我要回傢!”
就這樣,2008年8月8日晚上,我們蝸居在異鄉的賓館內,半懂不懂地觀看盼瞭許久的英文版奧運開幕式。我偶爾環顧窗外的香港街頭,人流熱鬧依舊,散步溜狗,購物酗酒,與尋常無異。我在想,此時的內地,該是街道人稀,空巷無人,傢傢歡坐在電視機前,觀看這難得的舉國盛典的時候吧。

如果說看奧運開幕式的遺憾,讓女兒想傢,那麼去迪士尼樂園的快樂,則彌補瞭這一切。
迪斯尼樂園吸引著全球所有的孩子,因為沒有去過美國,而中國,也隻有香港才有。一清早,女兒和同來的小表妹興奮地私語著,她們早在網上查看瞭迪斯尼樂園的所有項目,兩人背著背包,興沖沖地走在隊伍最前面,其實背包裡除瞭遮陽傘,都是空的。導遊已和大傢說瞭,迪斯尼樂園禁帶食物和水,必須要在裡面消費,要玩到晚上九點,回途的車才會來接。
經過檢票口,果真是這樣,檢票人員一一翻看每個人的包,沒有食物和水才放行,我看到一女孩子褲兜裡藏著一隻大水蜜桃,被檢票員客氣的沒收瞭。
太陽曬得很厲害,熱得大傢汗流浹背,如烤熟的龍蝦。是自由活動,我和老公及孩子的爺爺奶奶,四個大人跟在兩個孩子身後,造成一個小隊伍,踏入這個童話世界。一進門,便看到熟悉的卡通人物向我們招手,精靈的米奇、憨憨的唐老鴨、滑稽的高飛、可愛的小熊維尼、天真的大狗佈魯托……孩子們高聲歡呼,我也在心底暗自快樂,這也圓瞭我年少時的夢想,記得當時每星期六傍晚播放的《米老鼠和唐老鴨》,我一集沒落下。
展開地圖,迪斯尼樂園分美國小鎮、明日世界、幻想世界、探險世界四大主題。我們撐著傘在人群裡慢慢行進,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美國小鎮,一條充滿美國風情的二十世紀初小街,古董的老爺車,空氣中有糖果和新鮮面包的香味,活潑的美國青年在街邊唱著經典民謠,兩邊排列著錯落有致的漂亮斗室子,別具特色的商店裡琳瑯滿目,新颖的玩具和卡通禮品誘惑著孩子們。
忽而遠遠地歌聲震天,一輛花車緩緩駛來,那是迪斯尼花車大巡遊,在動聽的英文歌裡,穿白金相間制服的樂手踢著正步,吹著小號,神氣的朝大傢走來。花車上穿紅底白圓點裙紮蝴蝶結的米妮在熱情招手;美麗的白雪公主扶著欄桿迷人地微笑;穿天藍衫的唐老鴨翹著扁嘴扭著屁股;貝洛站在陽臺上轉起粉紅色的長裙……花車裡不時有清涼的水花向路旁灑來,引起人們陣陣歡笑。
驕陽當空,於是我們進入蔭涼的室內,到立體影院去看米奇金獎音樂劇。電影中,打開的香檳溢出泡沫,我們同時也嗅到瞭酒香。一盤蛋糕端上來,立刻聞到瞭誘人的香氣。蠟燭先生的火一靠進唐老鴨,我們的周圍就冒出一股熱氣。倒黴的唐老鴨掉到水花四濺的海裡,我們身上也灑來不少水滴,讓人身不由己地避讓著……接下來,去看小熊維尼的奥妙探險、非洲的原始森林、迪斯尼小小世界、巴斯光年星際歷險、轉動小飛象……玩樂中,人人心裡都沒瞭時間觀念,沒瞭塵世的煩俗,有的隻是歡笑與快樂。然後又是飛躍太空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太空裡,飛船穿梭飛馳,忽而極墜,驚險刺激。與史迪仔的妙問趣答,現場令人捧腹逗樂。經過睡公主城堡,那是一個歡樂的幻想世界,讓所有人都回到瞭孩提時代……
玩著,笑著,這裡是孩子們的天堂,也是成人的樂園,餓瞭,吃五十港元一盒的盒飯,渴瞭,喝二十港元一瓶的礦泉水,不知不覺太陽已西斜,仍有一些地方並未玩到,因為許多景點都要排起長隊。老人們已累,我隻好陪他們,老公帶孩子們繼續遊玩,我羨慕地看著她倆,趁老人沒註意,我說買瓶水,就乘機坐瞭一下灰姑娘旋轉木馬,到底過瞭把童年癮。
迪斯尼樂園的夜色降臨瞭,晚風變涼,孩子們把眼中看到的帶不走的,都仔細地攝瞭下來,好回去慢慢咂摸。這時睡公主城堡的“星夢奇緣“煙花,在夜幕中開始燦爛綻放,變幻多姿的煙花,隨燈光的閃動變化,立體音樂的響起,在天空中開放出淺藍、粉紅、淡紫的碩大花團,眼前頓如美麗的童話仙境般,也把人們一天的遊園活動,劃上浪漫的句號……
夜深瞭,孩子們都已疲憊地沉沉熟睡,我卻毫無睡意,拉開寬大的落地紗簾,眼前正對著靜美的維多利亞灣,如多年前看到的有關香港的風景畫一樣,它沒有絲毫改變,就這樣立體地與我在午夜相伴。這次近距離走近香港,讓我對它的神往有瞭差異,它的滄桑它的遙遠的煙雲,與我在極短時間內,意念中並未有太多吻合,也很難觸摸到點滴的久遠氣息。四十年代席慕蓉在香港綠意蔥蘢山道彎彎的傢;張愛玲《傾城之戀》中白流蘇眼裡的亂世繁華;逝於香港的文人葉靈鳳,魂兮歸來,刻骨铭心大陸故裡與香港的牽扯;還有羅大佑心中蒼涼海風吹拂瞭五千年,海潮與淚珠相伴的東方之珠……
船兒彎彎入海港,回頭望望蒼海茫茫。
這是在香港的最後一晚,其實,我知道,我還少去瞭一個地方,那就是香港杜莎夫人蠟像館。裡面,有她——鄧麗君的蠟像,也罷,此行未成,也許有一天,我會在臺北的筠園拜祭伊人。
還是在心裡唱她的一首《香港之夜》吧:“Hong kong,Hong kong ,和你在一起,我愛這美麗晚上,有你在我身旁……”
是的,Hong kong,今夜我就和你在一起,東方既白,徹夜未眠。

從香港的碼頭坐船到澳門,約五十分鐘時間,與香港導遊告別時,她說瞭一句:如果對香港感到失望,那麼澳門,失望就更大。我們也知道,此次港澳遊,香港是主角澳門隻是配角,但无论如何,每個人都願意用自已的腳步親身去感知外面的世界,無論它是偉大還是渺小。
是個陰的天氣,沒有昨天的酷熱,船在海中巔簸得很厲害,冷氣開得相當大,每人都加瞭厚衣,仍襲不住絲絲寒氣,此次來香港,到室內最大的感覺,就是太冷,酷暑的天氣,在室內根本不能穿裙子。
海中偶爾有海鷗盤旋,幾座山頭在窗外一晃而過,估計船速應該不慢,想起瞭從大連到煙臺的海上旅行,那輪船行駛得讓人難以察覺大海的波動。而此時,在船的巔簸中,我閉著眼睛,由於昨晚未眠,已有瞭睡意,可耳邊不斷傳來同團鎮江老太太的叨嘮聲,在問她老頭剛買的手鐲放哪兒瞭。老太太五十多歲,長得富態細白,很有氣質,隨行的這幾天中,我註意到她每天都要換一套首飾,從脖子到手腕到手指,各不相同,我誇贊過她,老太太很親和,她告訴我她隨身帶有一小保險箱,存有許多首飾,是為瞭旅途的配戴。還真難為瞭她,這世上竟還有這麼細心考究的人!
在老太太的叨嘮聲裡,我很快入夢,海浪洶湧地搖,海風呼啦啦地吹,當船停滞顛簸時,我的夢也醒瞭,知道澳門到瞭。
同樣的,澳門導遊把我們接上瞭車,我看到車的商標是簡體中文,也許是內地生產的。澳門導遊介紹澳門歷史和風情,言談中不斷提到一個叫何鴻生的名字,是個有許多太太的賭王,怎樣有氣魄怎樣暴富,心中充滿羨慕之情,一會兒她指著路旁一幢屋頂立有鐵公雞的小樓,說這是何鴻生的豪宅,鐵公雞取慷慨解囊之意。
與瀏覽香港一樣,我不斷打量窗外的澳門街道,有很大區別的是,香港富麗時尚現代,澳門陳舊傳統靜寂,香港到處幹凈整潔,澳門則臟亂多瞭,並且如導遊所說,隻要能看見天的地方,都可以隨便抽煙,這可樂壞瞭車上的幾位煙民。我還註意到,澳門與香港另有不同點,是奧運氣息很濃,不時看到繁體的“同一個奧運同一個夢想”的福娃圖案和標語,讓人一下覺得親切瞭許多。
車子停在一個叫唐城的地方,是個仿古建築,不知為何,我隻想笑,這個唐城,和原來揚州的唐城相比,如小娃娃辦傢傢,但好歹,在境外能嗅到大陸的古文化氣息,感到熟悉。
快中午十一點瞭,澳門各店鋪及民居仍大門緊閉,導遊說澳門人的懶散,這是承襲葡國傳統。我不時看到店鋪的招牌上有“手信”字樣,如香煙手信、糕餅手信,不知是何用意,我揣摸不出。
去瞭大炮臺,沿自動扶梯而上,兩邊懸有中國古代修身養性的儒道傢書法,讓人覺得如在內地。大炮臺上古樹參天,綠蔭深濃,垛缺口擺設多門巨型古鐵炮,這是澳門昨天的風雨印記。導遊介紹,在炮臺垛口可以看到葡京賭場的高樓,那裡很精彩,她滔滔不絕地說著,好象在自豪誇贊傢鄉獨有的土特產一樣。
沿大炮臺的臺階下去,鄰著的是澳門另一代表建築,大三巴牌坊,它的前身是聖保羅教堂,但遭遇瞭三次大火,現在僅剩下的是教堂前壁遺跡。站在大三巴牌坊前,仰首而視,是一層層藝術石刻,有古希臘的石雕風格,可以看到銅鴿下面的聖嬰雕像,還有被鮮花和天使圍繞的聖母塑像,充滿瞭濃鬱的異國宗教情調。雖隻是一堵牌坊,還是能讓人從心底感受到它巍峨的氣韻猶存,磨難和滄桑同在。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的真姓?我離開你太久瞭,母親!”不知為何,一路上我總想著七十多年前聞一多的這句。

午後遊媽祖廟,這是澳門有名的寺廟,傳說是福建的一位姓林女子,能預言吉兇,死後常顯靈海上,幫助商人及漁民消災解難,於是當地居民便立廟奉祀。媽祖廟和香港的黃大仙廟一樣,規模也不大,與內地有名的寺院比,都相差甚遠。
太陽從雲層中鉆出,讓陰翳的天空亮堂起來,在媽祖廟轉瞭一圈後,大傢在廟外閑候等車,導遊指著對岸,那裡山樹茂盛,樓層鱗次,她告訴我們,隔水的對面,就是社會主義的珠海。“啊,是廣東珠海!”大傢不約而同地叫起來,突然懷念起溫暖的傢來。而且在岸邊還可以收到中國聯通的信號,這幾天在香港如果不充值當地的卡,手機就成瞭擺設。於是大傢向著陽光下的對岸深深凝視,雖才離傢幾天,可思鄉之情悄然彌漫。
澳門可玩的名勝不是许多,一些景點如歐洲城和黑沙灘,隻有部门人去。估計歐洲城不會比北京的世界公園大,而且黑沙灘下的烈日,會讓我們傢的老人難以前行,於是我們要求留下來,另一對中年夫妻倆也留瞭下來,導遊便把我們按排到一個賭場呆半天。
走進賭場,保安恭敬地為來賓拉開玻璃門,熱浪頓被阻隔在門外,一股涼爽氣息撲面而來,大廳內香風繚繞,高闊富麗,和澳門街道陳舊的房屋比,有著迥然差異。
二樓便是賭場,既來之,則賭之,未成年人不能進入賭場,於是孩子們便去看廳角陳設的奧運火炬,去圍觀廳中央漂亮的小姐們,我們上瞭二樓。
樓上的賭場同樣金碧輝煌,闊大的廳內鋪著紅色映花地毯,一張張賭桌前坐滿瞭人,人們不是[url=http://www.qjy168.com/shop/p112918015]河南水冷式冷水机[/url]在賭桌上打轉,就是目不轉睛地坐在角子老虎機前忘形地賭著,桌桌忙得不亦樂乎,如鄉下露天酒宴似地熱鬧。
我們小賭瞭一會後,便到處溜達去觀望大賭局。隻見每桌的中央,端坐一位穿白襯衫紅馬夾的發牌員,目無表情,手中熟練地忙著洗牌發牌,參賭的客人,在他對面坐著,各自拿起面前發過來的牌,用手慢慢挪開,隻不過兩三張牌,卻費瞭老長功夫,一點點,一點點地挪,再忽地收攏起來,然後反扣在桌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神秘莫測,接著便是發牌員收籌碼,賭客掏鈔票。在這過程中,參賭者與發牌員沒有人說話,兩者之間神情漠然,好像無關痛癢,也無悲喜與激動,隻聽到墻上巨型屏幕熱辣激越歌舞的喧鬧。我親眼看到一人,一會兒把八萬元輸瞭,又面不改色唰地掏出厚厚的一摞鈔票來,好像與錢有仇,趕快把它當垃圾扔掉似地。也有一個戴著口罩的妖艷女人,賭得尤其狠,賭資讓身後觀望的人瞠目。
因惦記著樓下的孩子們,我們便下樓,墻邊的沙發不讓坐,隻能到處走走。看見廳中央一排漂亮的濃裝小姐們,惹火身材,都穿著印滿撲克牌的裙子,臉上千篇一律地笑著與來賓照相,也不累得慌。與我們同來的夫妻倆,老公看到美女連忙擠去合影,他妻子拉都拉不住,氣得酸酸地噘著嘴。
我們的導遊帶著團隊回來瞭,她告訴大傢,這些漂亮小姐,都是從泰國來的人妖,全是男的!
再看看那對夫婦,那男的失望極瞭,女的沖他嚷瞭一句:“活該,白照!”
想瞭想,到澳門來觀光,別的引不起興趣,倒是賭場和人妖讓我們開瞭眼界,這也算是一大收獲吧。
澳門可看的地方太少,隻有少數人在導遊的慫恿下去看晚上的火辣真人秀,多數人疲憊地回瞭賓館。
兩個孩子打開電視,聲聲驚呼:“哇!福建東南臺!哇!上海東方衛視……”
“啊,普通話!啊,簡體字!”更是一聲比一聲高,好像她倆長這麼大,第一回看電視似地驚喜。
我的眼,悄悄濕潤瞭,這幾天,耳中充斥的都是粵語和英語,連吸引她們的迪斯尼樂園也是。我知道,她們太想聽到內地的聲音,太想看到熟悉的文字瞭。
沐浴後,我們一傢老小三代,徜徉在夜晚的澳門街頭,銀色月光很好地朗照著,風也不算小,街的拐角處,不時有婦人,在地上擺放一些果品,焚香跪拜燒紙,不知在做什麼。問一位店鋪的老板,他說,這是澳門的盂蘭節,澳門居民都有“燒街衣”習俗,相當於內地的鬼節。
婆婆茅塞顿开道:“可不是嘛,七月半快到瞭,咱們得趕快回傢祭祖宗瞭!”
相关的主题文章:


[url=http://park15.wakwak.com/~haruka/cgi-bin/off/yybbs.cgi]千古风骚士 多情柳三变[/url]

[url=http://www13.plala.or.jp/gakuki3/cgi_bin/aska/aska.cgi]秋日絮语 --感悟生涯--散文随笔--美文摘抄[/url]

[url=http://www13.plala.or.jp/white_roots/gwbbs/gwbbs.cgi]人生的脚步深深的 --感悟生涯--散文随笔--美文摘抄[/url]

_________________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see links on this forum!
Register or Login on forum!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Visit poster's websit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 Cheap Hotels In Mexico and South America All times are GMT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Abuse - Report Abuse - TOS & Privacy.
Powered by forumup.info free forum, create your free forum! Created by Hyarbor & Qooqoa - Auto ICRA

Page generation time: 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