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Travel Forum
Welcome to the Cheap Travel Forums.
 
 FAQFAQ   SearchSearch   MemberlistMemberlist   UsergroupsUsergroups   RegisterRegister 
 ProfileProfile   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Log in to check your private messages   Log inLog in 

兄弟 你是否还记得回家的路 --友谊天地--散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 Asia Travel
View previous topic :: View next topic  
Author Message
Ads






Posted: Tue Jan 23, 2018 8:25 am    Post subject: Ads

Back to top
xcvbrtsmn7



Joined: 12 Mar 2014
Posts: 274887
Location: England

PostPosted: Sun Dec 31, 2017 9:02 pm    Post subject: 兄弟 你是否还记得回家的路 --友谊天地--散 Reply with quote

兄弟 你是否还记得回家的路 >>友谊天地>>散文随笔>>美文摘抄
罗尧并非本人的正式战友,我们既不是统一年参军,当兵也也不在同一个省份,更不是属于同一个兵种,他所在的部队因为精兵简政,须要大批缩减编制,所以他在那年就被军队裁减回家了。据说他曾经代办过三个月的见习排长,军事技巧在全团里面也是首屈一指的高手,特别五百米阻碍,一路跑下来有如离弦闪电,面不改色心不跳,让观看他表演的战友们都有一种象在观赏艺术表演个别的享受。团里面的首长从心坎里面是不希望让他退役的,然而部队精简是国家的政策和大趋势,是国家建设新型古代化部队的急切需要,面对着这样的大环境,团长自己连掌握自己的运气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要想再保存一个小小的见习排长,更加是力不从心了。团长无疑是一个慧眼识英才的好伯乐,他无比器重罗尧,底本准备想让罗尧直接提干的,只是因为冰雪气象到了,在精兵简政过程中,团长自己也被组织踢到了处所。在没有找到适合的岗位之前,罗尧还是回到了故乡,预备先做短暂的休憩,等候机会到了再出去谋职。 咱们俩的老家在同一个乡镇,而且是邻村,隔得也不远,直线间隔只有两三公里罢了。不过,我们的老家不比城市,在城市里两三公里的行程,打的也就十元而已;而在我们乡镇,从我村到罗尧所[url=http://njxdjxgi.cn.makepolo.com/product/100924720548.html]加热器价格[/url]在的邻村,租面的车固然不是很贵,但是也要二百块钱的租车费。因为他就住在我家[url=http://www.jzxmc.com.cn/sell/show-28801.html]高温油温机[/url]对面的一座海拔1200多米的山凹里。在山区,直线距离三公里,能够让你“望见屋,爬得哭”,爬坡走山路得三四个小时,能够想见安化山区生涯的艰辛。 罗尧在部队战役了整整八年,在他退役的时候,我已经实现了入伍——退役——读大学——工作的全部进程。他比我先一年达到部队,却比我慢一年走向社会。 他一直对外声称和我是密切战友,我也始终没有否定过,因为我们俩都来自山区乡村,都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的农夫后辈,两个人的家庭条件都很差,没有一丝一毫的社会背景,而且他只读到初中就弃学了,而我也只读到高二就因为经济前提所逼不得不分开自己可爱的校园。 在不是很熟悉很懂得战友罗尧之前,我的心里其实还是很瞧不起他的。因为我完整是靠着个人的自学拼搏,才考上的大学,然后又通过半工半读,读完了全体学业,再加上我是我们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本科的年青人。所以我岂但一直是我们家的自豪,而且还一直是我们村庄里的自满,十多年过去了,全村村民一直都在用我的辉煌业绩在教导他们的孩子。 罗尧来过我家好几回,都因为我回单位上班而错过了。我工作是在另外的一个乡镇,担任着该镇的武装部长,因为组织部署我分管政法维稳这一大块,所以回家的机遇和在家呆的时间并不太多。父亲告诉我,罗尧要结婚了,他很愿望我可能回去喝酒,说是饮酒,实在就是给他撑撑门面,因为他的家那么偏辟,还能有多少个外面的人跑到那样高的山里面去喝酒呢。 那是一个何等贫困何等艰苦的家庭啊,他父亲有四个儿子,罗尧是老幺,屋子就是一栋四间的小木屋,而且房子里面堆满了杂物,显得很是凌乱和混乱。独一显出有点喜庆气味的是木屋的廊树上张贴了几幅笔迹有点歪七扭八的对联,字的好坏虽然不敢奉承,但是总算是可以告诉街坊和过路的客人,这家人办喜事收媳妇了。戴着新郎标识的罗尧听到鞭炮之声首先迎了出来,看见是我到了,显得分外的高兴,大声召唤新娘张芳出来迎客。 全部婚礼最大的亮点就是新娘,这是我那天最大的感触。新娘张芳身高应该濒临一米七,那样的身高让她显得高挑而修长,白净的皮肤跟端正的五官,让她看起来很舒服;新娘声音象银铃,清脆悦耳,语言很流畅,谈吐很是适当。我暗自叹气,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嫁到这样的山沟里,真的是明珠暗透,罗尧啊,你造孽呀! 新婚三天后,罗尧找到了我,他向我借钱。本来结婚后的第二天,他的爸爸就把他们兄弟分家了,他临时借住在父母的偏屋里,因为他对家里还没有什么奉献,所以在分家产时,他就只分到了一百斤大米,除了张芳陪嫁来的家具以外,他什么也没有。他告诉我他想买点水泥砖,先修两间毛房子屋子安身。我问他要借多少,他说筹备借一千,已经跟别人借了八百,盼望我能借两百给他应应急。我晓得他并没有什么外交关联,已经借了八百块十有八九是说的谎话,确定是什么都没有借到。我翻开抽屉,从钱夹子里拿出了仅有的八百块钱交给了他。我告知他,我只能帮他这么多了,如果少了只能他自己再想想方法。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九六年,还没有工资改造,我每月工资才三百六十三元,镇政府食堂伙食费为每餐一元。 罗尧很争气,他没有让我扫兴,他发挥了部队那种独占的特别能刻苦、特别能忍受,特别能贡献的战斗精力。一栋房子的水泥砖,他硬是用三个月时光,起早摸黑,本人挑回家自己码起来了,我去参观他的大厦的时候,还真是象模象样的象一个小窝了。他的老婆虽然皮肤变得黑了一些,但是比以前更加显得健康精神。罗尧当时正在给墙面刮料,张芳一边给我泡茶一边陪我聊天。她告诉我他们夫妇很感谢我,在他们最艰苦的时候,是由于我的雪中送碳,让他们夫妇总算有了一个破足之地。 张芳无疑是一个很健谈很浪漫的现代女子,并且文化素质也比较高,存在较高的文学素养,她毕业于安化县的最高学府安化二中,与她比拟,当年的我都只能算是在杂牌中学安化三中读了两年就弃学了。 “那你们是怎么意识的呢?”我好奇的讯问。 “还不是你战友罗尧咯条大骗子,我一不警惕就上了他贼船!”张芳快乐的答复。 张芳温婉的叙述,将我带回了她与他的那段浪漫的青葱岁月。罗尧从部队回来探家的时候,张芳正在读高二。那是春末夏初的一个午后,阳光很软很软的打在身上,漂亮青纯的张芳一袭白色连衣裙倚着山城沿河街变的栏杆,如云的飘逸长发,在风中袅袅的飘舞,她在等她的同学,她们约好一起去爬月形山,山城中最高的一座山。 一个身着军服的俊秀小伙子直接向她走来,肩上是学生的红色肩章,肃穆的军帽和军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庄严而协调。他是来跟她问路的,他告诉她,他在部队服役,当初是省亲期间,想到县民政局办事,但是他已经找不到去民政局的路,生机她能够帮帮他。能够辅助解放军叔叔是多么光彩的事件啊,更何况面前的兵哥哥又高大又帅气,望着她微笑的时候是如许的帅气迷人啊。张芳很热忱的给他当了一回向导,并且一路上的交谈,使两人变得十分熟习和默契起来。等到张芳的同窗赶到沿河街时候,张芳早就已经提前和兵哥哥爬到了月形山的山顶上快活地聊着天呢。 这个兵哥哥不是别人,他就是正在回乡探家的罗尧。他也并不是找不到去民政局的路,其实问路只是他调妹子的一个借口,他基本就没有想去民政局的意思,也没有任何问题需要民政部分来解决,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他的这一个小诡计服务的,其目标就是为了找个机会与美丽的张芳搭讪,现在他终于胜利了。 在部队能够失掉引导器重,担任署理排长的罗尧,肯定是具备一定的和谐管理才能的,天然在语言表白方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在张芳的眼前,罗尧可以说是缄口结舌滔滔不绝,军旅轶事一五一十,地方趣闻信手拈来,并且娓娓动听惟妙惟肖。谈到参军的感触,罗尧告诉张芳,‘没有当成兵,后悔一辈子;当成兵了,后悔三年’。张芳很困惑,不懂得;罗尧说明:“体检分歧格,没有当成兵,人生最大的欲望没有能实现,一辈子感到遗憾,所以懊悔一辈子;体检及格了,到了部队,但是部队是纪律单位很不自在,三年时间很难受,所当前悔三年。”。谈到偏僻的守海士兵,有人当兵整整三年都见不到女人的身影,闻不到女人的气息,所以当谈到部队的谚语‘当兵当三年,母猪变貂禅’的时候,张芳简直是笑弯了腰笑痛了胃。 一个月后来罗尧假期停止返回部队去了,他什么土特产也没有带,但是他带走了女学生张芳的一颗怀春�女的芳心。三年的鸿雁传书,两颗年轻的心缓缓凑近了,那是一个崇敬好汉尊敬军人的年代,《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度》至今还能让那个时期的青年男女耳熟能详热血沸腾,很做作地,罗尧轻松的就博得了女学生张芳没有门第观点的爱情。 结婚三个月后,罗尧就抛下新婚的妻子远去广东打工了。因为他在部队曾经代理过排长,具备必定的治理能力,而且身材魁伟,军事素质过硬,为人诚实取信,罗尧很快取得了一家私营企业老板的重视,并且老板还让他担负了保安队长。呆在家里面的张芳却没有那么荣幸,除了必须侍弄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得到山上耕作红薯花生玉米之类的农作物;因为怀孕了,大肚子的她,百分之百的应当是异样辛苦。据说张芳的第一个孩子是在溪边诞生的,当时的她还在自家自留地里摘辣椒。为了经营好这个将来的三口之家,让她的宝宝有一个美妙的未来,已经有着九个月身孕的张芳还在地里艰辛的劳作。采摘辣椒的时候,肚子突然涌现了阵阵剧痛,有着高中文明的张芳大脑很苏醒,她知道要想走回家生产已经是完全不可能,她只能呆在溪边的草地上静静的躺下,幸福而又缓和的迎接小性命的到来,她一直地提醒自己,孩子需要妈妈,无论自己怎么苦楚和好受,一定不能让自己睡着了。凭借着那一股子惊人的毅力,她终于等来了孩子钻出母体的第一声哭泣。她用嘴咬断了小孩的脐带,然后脱下外衣包裹着孩子挣扎着趔趔趄趄地回到了自家的屋子,她告诉邻居家的婶子自己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请她去喊她的婆婆过来帮忙照顾。待到婆婆赶了过来时,她因为重大的膂力透支,已经躺在床上悄悄地睡着了。 再次见到罗尧是在六年后,当时他开着粤字牌照的广本车跑到我所工作的乡镇来探访我,当时我正在乡下处置一起山林纠纷。办公室秘书小刘拨通了我的电话,说是一男一女从广东来看我,并且在电话里静静告诉我,男的很富态,女的象片子明星,皮肤好好哦。我纳闷了,我的女性友人里面可相对没有英俊得超过电影明星的女子啊。 纠纷处理挺顺畅的,扔下手中的事情我就促地驱车赶回了政府。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停在镇政府的草坪中的那台漂亮的玄色广本,传动听朵的是我异常熟悉的罗尧那搀杂着湖南口音的广东口语。我暗自思量:他妈的,这小子忘本了,才出去蹦达几年,就把乡音也改了。 推开政府招待室的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临窗而立,身体高挑,肤如白玉,身着牛仔马靴,长发飘荡的女子;因为看不到她的脸,我不敢判断到底她毕竟是否就是张芳,贸然称说到底不好。看到我的呈现,显著发胖的罗尧即时绕过桌子过来和我热情拥抱。 “战友,你仍是老样子啊!”罗尧捶了我胸口一拳。 “你可是真的变更大了,小子,这回你真的发了!”我也捶了罗尧一拳,而后拉着他的手慢慢地坐了下来。 “孟哥,你过得还好吗?”温顺的声音擦过我的耳朵,是张芳在说话,她的声音很明澈很甜润。 “哦,失仪失礼,忘了跟嫂夫人握手!”我连连报歉。 握手的时候,我当真的端详张芳,五官还是那样的眉目如画,明眸有若秋水,只不再是从前那样单纯,瞳孔里显明的多了一份成熟,握手松开的时候,苗条的手指划过我的手心,皮肤的接触,让人认为特殊舒畅。 “你小子象个暴发户,脖子上围着四十多万的金项链,可别太张扬了啊!”我打趣罗尧。 “他就是这样的人,一身的铜臭,鄙俗不堪!”张芳瞟了老公一眼。 “老子就是有,为什么不戴着,岂非还要象土财主一样放在箱子里锁起来?”罗尧反驳。 “好了好了,就算本部长有严峻的仇富心理吧,只是我要提示你,你小子虽然混出个人模狗样来了,但是做人千万不能忘本,荆布之妻不可忘啊!”我半真半假。 “他敢,我还巴不得呢!”张芳鄙夷地瞟了老公一眼。 “哪敢哪敢,老婆你是我的财神爷呢!”罗尧抱住老婆的腰肢匆忙安抚。 闲聊中,才知道,文化素质不高的罗尧在广东一直就只做到保安队长,并没有太大的发展。倒是张芳出去后先是在一家外资企业的写字楼做普通白领,因为天资聪明,悟性奇高,勤恳学习,再加上生成丽质,现在已经是一个比拟大的部门的负责人了,做到了好几十万的年薪。我笑着对张芳说:“嫂夫人,你一年的收入可以抵得上我辛劳十年,要不我也过来给你打工?”“欢送!欢迎!小女子求之不得,就怕你不乐意?!”张芳微笑。 夏日的夜晚,我们悄悄地坐在了安化山城的一家黑茶茶吧里面,一边品茶,一边闲聊。聊得最多的还是创业的艰苦,外面混的艰巨,刚出们闯荡时的艰苦。不外,张芳不象罗尧,究竟文化不在一个档次,谈话也不罗尧那么夸大,她总结,在外面创业,确实很艰难,很有挑衅,但是做人可以恬淡,做事却必需有前瞻性,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 聊天的旁边,罗尧绕到外面接了好几个电话,对罗尧的不礼貌,张芳虽然心境不悦,但是并没有表示出特别大的不快,她告诉我,罗尧变了,不再是多年前的那个敦厚老实有着强烈家庭义务感的罗尧了,变得爱享受好张扬可能还有了外遇,出自女人的第六感,张芳感到到罗尧正在渐渐的变坏。 张芳的疼痛我是能够感想得到的,罗尧是她深刻骨髓的初恋,她为他付出了少女全部的情感和血汗,溪边的出产就是他们患难恋情的见证。我想假如罗尧真的有了外遇被张芳发现了,仁慈的她将情何以堪。 茶吧的墙上吊挂着装裱得很精巧的青年书法家蒋稳岩先生的行书作品《兄弟》: 无论你是在寂寞无人的山野,还是在古老安谧的村口;也无论你是在华灯初上的城市,还是在灯火阑珊的街头;如果你碰到一个孤单疲乏的旅人,请你照料下他,并请告诉我一声,他是我迷了路的兄弟。 有音乐在茶吧里洋溢,那是萨克斯独奏《回家》,这是一首本国名曲,很温馨很感人很舒服的调子,我在想着正在外面接电话的罗尧,我迷路的兄弟,你已经走得太远太远,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回家路?
莫名苑美文网申明: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照国度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划定,我们谢绝任何色情小说、作品及言论,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莫名苑美文网声明:
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措施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作品及舆论,一经发明,即作删除!
羅堯並非本人的正式戰友,我們既不是同一年入伍,當兵也也不在同一個省份,更不是屬於同一個兵種,他所在的部隊因為精兵簡政,需要大量縮減編制,所以他在那年就被部隊裁減回傢瞭。據說他曾經代理過三個月的見習排長,軍事技能在全團裡面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特別五百米障礙,一路跑下來有如離弦閃電,面不改色心不跳,讓觀看他表演的戰友們都有一種象在欣賞藝術表演一般的享受。團裡面的首長從內心裡面是不希望讓他退役的,但是部隊精簡是國傢的政策和大趨勢,是國傢建設新型現代化軍隊的迫切需要,面對著這樣的大環境,團長本人連掌握自己的命運都已經是泥菩薩過河,要想再保留一個小小的見習排長,更加是力不從心瞭。團長無疑是一個慧眼識英才的好伯樂,他非常器重羅堯,本来準備想讓羅堯直接提幹的,隻是由於冰雪氣候到瞭,在精兵簡政過程中,團長自己也被組織踢到瞭地方。在沒有找到合適的崗位之前,羅堯還是回到瞭傢鄉,準備先做短暫的休憩,期待時機到瞭再出去謀職。 我們倆的老傢在同一個鄉鎮,而且是鄰村,隔得也不遠,直線距離隻有兩三公裡而已。不過,我們的老傢不比城市,在城市裡兩三公裡的路程,打的也就十元而已;而在我們鄉鎮,從我村到羅堯所在的鄰村,租面的車雖然不是很貴,但是也要二百塊錢的租車費。因為他就住在我傢對面的一座海拔1200多米的山凹裡。在山區,直線距離三公裡,能夠讓你“望見屋,爬得哭”,爬坡走山路得三四個小時,可以想見安化山區生活的艱辛。 羅堯在部隊戰鬥瞭整整八年,在他退役的時候,我已經完成瞭入伍——退役——讀大學——工作的全部過程。他比我先一年到達部隊,卻比我慢一年走向社會。 他一直對外宣稱和我是親密戰友,我也一直沒有否認過,因為我們倆都來自山區農村,都是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的農民子弟,兩個人的傢庭條件都很差,沒有一絲一毫的社會背景,而且他隻讀到初中就棄學瞭,而我也隻讀到高二就因為經濟條件所逼不得不離開自己心愛的校園。 在不是很熟悉很瞭解戰友羅堯之前,我的心裡其實還是很瞧不起他的。因為我完全是靠著個人的自學拼搏,才考上的大學,然後又通過半工半讀,讀完瞭全部學業,再加上我是我們村子裡第一個考上大學本科的年輕人。所以我不但一直是我們傢的驕傲,而且還一直是我們村子裡的驕傲,十多年過去瞭,全村村民一直都在用我的光輝事跡在教育他們的孩子。 羅堯來過我傢好幾次,都因為我回單位上班而錯過瞭。我工作是在另外的一個鄉鎮,擔任著該鎮的武裝部長,因為組織支配我分管政法維穩這一大塊,所以回傢的機會和在傢呆的時間並不太多。父親告訴我,羅堯要結婚瞭,他很希望我能夠回去喝酒,說是喝酒,其實就是給他撐撐門面,因為他的傢那麼偏辟,還能有幾個外面的人跑到那樣高的山裡面去喝酒呢。 那是一個何等貧窮何等艱苦的傢庭啊,他父親有四個兒子,羅堯是老么,房子就是一棟四間的小木屋,而且房子裡面堆滿瞭雜物,顯得很是混亂和凌亂。唯一顯出有點喜慶氣息的是木屋的廊樹上張貼瞭幾幅字跡有點歪歪扭扭的對聯,字的好壞雖然不敢恭維,但是總算是能夠告訴鄰居和過路的客人,這傢人辦喜事收媳婦瞭。戴著新郎標識的羅堯聽到鞭炮之聲首先迎瞭出來,看見是我到瞭,顯得格外的興奮,大聲呼喚新娘張芳出來迎客。 整個婚禮最大的亮點就是新娘,這是我那天最大的感受。新娘張芳身高應該靠近一米七,那樣的身高讓她顯得高挑而苗條,白皙的皮膚和端正的五官,讓她看起來很舒服;新娘聲音象銀鈴,清脆悅耳,語言很流利,談吐很是恰當。我暗自嘆息,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嫁到這樣的山溝裡,真的是明珠暗透,羅堯啊,你造孽呀! 新婚三天後,羅堯找到瞭我,他向我借錢。原來結婚後的第二天,他的爸爸就把他們兄弟分傢瞭,他暫時借住在父母的偏屋裡,因為他對傢裡還沒有什麼貢獻,所以在分傢產時,他就隻分到瞭一百斤大米,除瞭張芳陪嫁來的傢具以外,他什麼也沒有。他告訴我他想買點水泥磚,先修兩間毛屋子屋子安身。我問他要借多少,他說準備借一千,已經跟別人借瞭八百,希望我能借兩百給他應應急。我知道他並沒有什麼外交關系,已經借瞭八百塊十有八九是說的假話,肯定是什麼都沒有借到。我打開抽屜,從錢夾子裡拿出瞭僅有的八百塊錢交給瞭他。我告訴他,我隻能幫他這麼多瞭,如果少瞭隻能他自己再想想辦法。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九六年,還沒有工資改革,我每月工資才三百六十三元,鎮政府食堂夥食費為每餐一元。 羅堯很爭氣,他沒有讓我绝望,他發揚瞭部隊那種獨有的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奉獻的戰鬥精神。一棟房子的水泥磚,他硬是用三個月時間,起早摸黑,自己挑回傢自己碼起來瞭,我去參觀他的大廈的時候,還真是象模象樣的象一個小窩瞭。他的老婆雖然皮膚變得黑瞭一些,但是比以前更加顯得健康精神。羅堯當時正在給墻面刮料,張芳一邊給我泡茶一邊陪我聊天。她告訴我他們夫婦很感激我,在他們最艱苦的時候,是因為我的雪中送碳,讓他們夫婦總算有瞭一個立足之地。 張芳無疑是一個很健談很浪漫的現代女子,並且文化素質也比較高,具备較高的文學素養,她畢業於安化縣的最高學府安化二中,與她相比,當年的我都隻能算是在雜牌中學安化三中讀瞭兩年就棄學瞭。 “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我好奇的詢問。 “還不是您戰友羅堯咯條大騙子,我一不当心就上瞭他賊船!”張芳快樂的回答。 張芳溫婉的敘說,將我帶回瞭她與他的那段浪漫的青蔥歲月。羅堯從部隊回來探傢的時候,張芳正在讀高二。那是春末夏初的一個午後,陽光很軟很軟的打在身上,漂亮青純的張芳一襲白色連衣裙倚著山城沿河街變的欄桿,如雲的飄逸長發,在風中裊裊的飄舞,她在等她的同學,她們約好一起去爬月形山,山城中最高的一座山。 一個身著軍服的漂亮小夥子直接向她走來,肩上是學員的紅色肩章,莊嚴的軍帽和軍服穿在他的身上顯得莊嚴而和諧。他是來跟她問路的,他告訴她,他在部隊服役,現在是探親期間,想到縣民政局辦事,但是他已經找不到去民政局的路,希望她能夠幫幫他。能夠幫助解放軍叔叔是多麼光榮的事情啊,更何況眼前的兵哥哥又高大又帥氣,望著她微笑的時候是多麼的帥氣迷人啊。張芳很熱情的給他當瞭一回向導,並且一路上的交談,使兩人變得非常熟悉和默契起來。等到張芳的同學趕到沿河街時候,張芳早就已經提前和兵哥哥爬到瞭月形山的山頂上快樂地聊著天呢。 這個兵哥哥不是別人,他就是正在回鄉探傢的羅堯。他也並不是找不到去民政局的路,其實問路隻是他調妹子的一個借口,他根本就沒有想去民政局的意思,也沒有任何問題需要民政部門來解決,所有的行動都是為他的這一個小陰謀服務的,其目的就是為瞭找個機會與漂亮的張芳搭訕,現在他終於成功瞭。 在部隊能夠獲得領導重視,擔任代理排長的羅堯,肯定是具備一定的協調管理能力的,天然在語言表達方面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在張芳的面前,羅堯可以說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軍旅軼事如數傢珍,地方趣聞信手拈來,並且繪聲繪色惟妙惟肖。談到從軍的感受,羅堯告訴張芳,‘沒有當成兵,後悔一輩子;當成兵瞭,後悔三年’。張芳很迷惑,不理解;羅堯解釋:“體檢不合格,沒有當成兵,人生最大的願望沒有能實現,一輩子覺得遺憾,所以後悔一輩子;體檢合格瞭,到瞭部隊,但是部隊是紀律單位很不自由,三年時間很難熬,所以後悔三年。”。談到偏遠的守海士兵,有人當兵整整三年都見不到女人的身影,聞不到女人的氣息,所以當談到部隊的諺語‘當兵當三年,母豬變貂禪’的時候,張芳幾乎是笑彎瞭腰笑痛瞭胃。 一個月後來羅堯假期結束返回部隊去瞭,他什麼土特產也沒有帶,但是他帶走瞭女學生張芳的一顆懷春少女的芳心。三年的鴻雁傳書,兩顆年輕的心慢慢靠近瞭,那是一個崇拜豪杰尊重軍人的年代,《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風采》至今還能讓那個時代的青年男女耳熟能詳熱血沸騰,很自然地,羅堯輕松的就贏得瞭女學生張芳沒有門第觀念的愛情。 結婚三個月後,羅堯就拋下新婚的妻子遠去廣東打工瞭。因為他在部隊曾經代[url=http://www.qjy168.com/shop/p85259778]昆山高温模温机[/url]理過排長,具備一定的管理能力,而且身材魁梧,軍事素質過硬,為人誠實守信,羅堯很快獲得瞭一傢私營企業老板的器重,並且老板還讓他擔任瞭保安隊長。呆在傢裡面的張芳卻沒有那麼幸運,除瞭必須侍弄自傢的一畝三分地,還得到山上耕作紅薯花生玉米之類的農作物;因為懷孕瞭,大肚子的她,百分之百的應該是異常辛苦。據說張芳的第一個孩子是在溪邊出身的,當時的她還在自傢自留地裡摘辣椒。為瞭經營好這個未來的三口之傢,讓她的寶寶有一個美好的將來,已經有著九個月身孕的張芳還在地裡艱辛的勞作。采摘辣椒的時候,肚子溘然出現瞭陣陣劇痛,有著高中文化的張芳大腦很清醒,她知道要想走回傢生產已經是完全不可能,她隻能呆在溪邊的草地上靜靜的躺下,幸福而又緊張的迎接小生命的到來,她不斷地提醒自己,孩子需要媽媽,無論自己怎樣痛苦和難受,一定不能讓自己睡著瞭。憑借著那一股子驚人的毅力,她終於等來瞭孩子鉆出母體的第一聲啼哭。她用嘴咬斷瞭小孩的臍帶,然後脫下外衣包裹著孩子掙紮著跌跌撞撞地回到瞭自傢的屋子,她告訴鄰居傢的嬸子自己的孩子已經生下來瞭,請她去喊她的婆婆過來幫忙照顧。待到婆婆趕瞭過來時,她由於嚴重的體力透支,已經躺在床上靜靜地睡著瞭。 再次見到羅堯是在六年後,當時他開著粵字牌照的廣本車跑到我所工作的鄉鎮來看望我,當時我正在鄉下處理一起山林糾紛。辦公室秘書小劉撥通瞭我的電話,說是一男一女從廣東來看我,並且在電話裡悄悄告訴我,男的很富態,女的象電影明星,皮膚好好哦。我納悶瞭,我的女性朋友裡面可絕對沒有漂亮得超過電影明星的女子啊。 糾紛處理挺順暢的,扔下手中的事情我就匆匆地驅車趕回瞭政府。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停在鎮政府的草坪中的那臺漂亮的黑色廣本,傳中听朵的是我非常熟悉的羅堯那夾雜著湖南口音的廣東白話。我暗自思量:他媽的,這小子忘本瞭,才出去蹦達幾年,就把鄉音也改瞭。 推開政府接待室的大門,首先看到的是一個臨窗而立,身材高挑,膚如白玉,身著牛仔馬靴,長發飄揚的女子;因為看不到她的臉,我不敢斷定到底她究竟是否就是張芳,貿然稱呼到底不好。看到我的出現,明顯發胖的羅堯立刻繞過桌子過來和我熱情擁抱。 “戰友,你還是老樣子啊!”羅堯捶瞭我胸口一拳。 “你可是真的變化大瞭,小子,這回你真的發瞭!”我也捶瞭羅堯一拳,然後拉著他的手慢慢地坐瞭下來。 “孟哥,你過得還好嗎?”溫柔的聲音掠過我的耳朵,是張芳在說話,她的聲音很清澈很甜潤。 “哦,失禮失禮,忘瞭跟嫂夫人握手!”我連連道歉。 握手的時候,我認真的打量張芳,五官還是那樣的眉目如畫,明眸有若秋水,隻不再是過去那樣單純,瞳孔裡明顯的多瞭一份成熟,握手松開的時候,修長的手指劃過我的手心,皮膚的接觸,讓人覺得特別舒服。 “你小子象個暴發戶,脖子上圍著四十多萬的金項鏈,可別太張揚瞭啊!”我打趣羅堯。 “他就是這樣的人,一身的銅臭,俗不可耐!”張芳瞟瞭老公一眼。 “老子就是有,為什麼不戴著,難道還要象土財主一樣放在箱子裡鎖起來?”羅堯反駁。 “好瞭好瞭,就算本部長有嚴重的仇富心理吧,隻是我要提醒你,你小子雖然混出個人模狗樣來瞭,但是做人千萬不能忘本,糟糠之妻不可忘啊!”我半真半假。 “他敢,我還巴不得呢!”張芳鄙夷地瞟瞭老公一眼。 “哪敢哪敢,老婆你是我的財神爺呢!”羅堯抱住老婆的腰肢急忙安撫。 閑聊中,才知道,文化素質不高的羅堯在廣東一直就隻做到保安隊長,並沒有太大的發展。倒是張芳出去後先是在一傢外資企業的寫字樓做正常白領,因為天資聰慧,悟性奇高,勤奮學習,再加上天生麗質,如今已經是一個比較大的部門的負責人瞭,做到瞭好幾十萬的年薪。我笑著對張芳說:“嫂夫人,你一年的收入可以抵得上我辛苦十年,要不我也過來給你打工?”“歡迎!歡迎!小女子求之不得,就怕你不願意?!”張芳微笑。 夏日的夜晚,我們靜靜地坐在瞭安化山城的一傢黑茶茶吧裡面,一邊品茶,一邊閑聊。聊得最多的還是創業的艱辛,外面混的艱難,剛出們闖蕩時的艱苦。不過,張芳不象羅堯,畢竟文化不在一個層次,說話也沒有羅堯那麼誇張,她總結,在外面創業,的確很艱苦,很有挑戰,但是做人可以恬澹,做事卻必須有前瞻性,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不怕做不到,隻怕想不到。 聊天的中間,羅堯繞到外面接瞭好幾個電話,對於羅堯的不禮貌,張芳雖然心情不悅,但是並沒有表現出特別大的不快,她告訴我,羅堯變瞭,不再是多年前的那個敦厚誠實有著強烈傢庭責任感的羅堯瞭,變得愛享受好張[url=http://www.qjy168.com/shop/p100556437]电加热油加热器[/url]揚可能還有瞭外遇,出自女人的第六感,張芳感覺到羅堯正在慢慢的變壞。 張芳的痛苦我是能夠感受得到的,羅堯是她深入骨髓的初戀,她為他付出瞭少女全部的感情和心血,溪邊的生產就是他們患難愛情的見證。我想如果羅堯真的有瞭外遇被張芳發現瞭,善良的她將情何以堪。 茶吧的墻上懸掛著裝裱得很精细的青年書法傢蔣穩巖先生的行書作品《兄弟》: 無論你是在寂寞無人的山野,還是在古老靜謐的村口;也無論你是在華燈初上的城市,還是在燈火闌珊的街頭;如果你遇到一個孤獨疲憊的旅人,請你照顧下他,並請通知我一聲,他是我迷瞭路的兄弟。 有音樂在茶吧裡彌漫,那是薩克斯獨奏《回傢》,這是一首外國名曲,很溫馨很感人很舒服的調子,我在想著正在外面接電話的羅堯,我迷路的兄弟,你已經走得太遠太遠,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回傢路?
莫名苑美文網聲明:
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作品及言論,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莫名苑美文網聲明:
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作品及言論,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相关的主题文章:


[url=http://park15.wakwak.com/~haruka/cgi-bin/off/yybbs.cgi]圣洁的笑颜 --感悟生涯--散文随笔--美文摘抄[/url]

[url=http://www13.plala.or.jp/white_roots/gwbbs/gwbbs.cgi]最疼爱的人只有你 --心境随笔--日记人生--美文摘抄[/url]

[url=http://park15.wakwak.com/~haruka/cgi-bin/off/yybbs.cgi]随笔(泡沫之夏) --影视书评--杂文侃谈--美文摘抄[/url]

_________________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see links on this forum!
Register or Login on forum!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Visit poster's website
Display posts from previous:   
Post new topic   Reply to topic    Travel Forum Forum Index -> Asia Travel All times are GMT
Page 1 of 1

 
Jump to:  
You cannot post new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edit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delete your posts in this forum
You cannot vote in polls in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Abuse - Report Abuse - TOS & Privacy.
Powered by forumup.info free forum, create your free forum! Created by Hyarbor & Qooqoa - Auto ICRA

Page generation time: 6.659